• 寒心

    2010-06-09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回大巴写几个字,竟然在提交的时候说有敏感词要先审核才能决定给不给俺发布。看来我真的是太久没来了...

    一开始没相通怎么我就只是转了一篇别人的文章再加上了点儿自己的小感受就“敏感词”了呢...原来问题就在转的那篇文章上,原来那个反复出现的两个字的敏感词就是阻止我发表的敏感词...纳闷儿了,陈丹青这篇文章本身在网上到处都能读到的阿...还是南方周末发表的...

    想打退堂鼓了,为自己留几个字还要处处小心翼翼,不写也...
  • 离北京那么远,却总有些人和事儿,生生地能把人牵回去。

    布鲁塞尔的天儿,终于微微放晴,我坐在温暖的午后斜阳中,歪着头,想着一会儿出门的行头和路线。你就那么生生地冒出来了。不早不晚。

    阿姆斯特丹的机场,有飞机掉下来了。“呵呵,我搬布鲁塞尔去了。当时俺既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上(...)。”

    的确哈,俺内用户名够臭屁了。没办法,当时年轻,现在也懒得改了。就凑或用吧。

    好一个“当时年轻”。

  • 很久没来珠市口161了 前一阵子被论文和毕业的事儿折磨地没有什么心气儿 现在 尘埃落定 岁末年初 也是时候爬上来扫扫房了呵呵

    真正刺激我要记录下点儿什么的 是王军的这本书 十二月中的时候回国了 北京呆了两个礼拜 安徽去了一个礼拜 走之前买了这本书 是回去之前就一直惦记着要买的 说实在的 对于书 还从来没像这样追随过某个作者呵呵

    两年多的两次回国 带回来的 尽是些读了让人堵得慌的书 上次带回来的是读了以后就绝对夜不能寐的《后望书》马同学直说 你这不是给自己找气生么...没错儿 还真是的 可是离开北京的两年多 对于北京 乃至整个中国的变化 反而有了更深刻的感受与更强烈的了解欲望 以至于 除此以外的书 都变得很难读得进去了 却偏偏是这些让人“堵得慌”的书 读得一气呵成...

    看这本《采访本上的城市》 用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路上的 飞机上 火车上...一个人沉浸在感伤和愤怒里不能自拔 红了几次眼眶 却也不用担心会有谁注意到

    有一段话 是我看了之后眼泪夺眶而出的:

    2006年8月,25岁的姚远(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在读)以“南京市民”的身份寄出300封恳请保留南京老城的呼吁信...当地一些官员约请遥远沟通情况。 “我们见了一次面,饭是一口未吃,这种饭是不能吃的。” 说这话时,姚远,这位1999年南京的高考状元,眼中噙着泪水,“我对他们说,也许95%的老城区不是你们拆的,但是历史会记住最后一个拆它的人。” (引自《采访本上的城市》,王军,2008年)

    看完这段记录 我想 城死了 人还在

    这本书被称为了“城记之后的城记” 我在想 再之后呢?会不会已无城可记了...我恨自己生在这个年代 必须要目睹北京之死 但也恰恰是因为生在这个年代 让我不会对北京(曾经)的伟大壮美麻木不仁...

  • 一个人的楼梯

    2008-09-06

    出门回来 发现竟然只带了外头大门的钥匙 却进不去公寓门...只好坐在门口的楼梯上等人回来开门

    忽然间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感觉一扇大门和一个楼梯 就隔绝了整个外面的世界 没有人声 没有车马声 只有我和我的呼吸声 那就哼哼歌吧 反正也没有人听得到

    于是我开始哼哼所有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歌 随即我诧异的发现 永远就是那几首歌 尤其是“后来” 我不厌其烦地将这一首哼来哼去...每次哼到“...我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是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的时候 就觉得有些小小的刺痛感 这刺痛不是来自于假惺惺地对现状的无病呻吟 也不是对具体那某一个人的消逝的喟叹 而是 对青春某个时刻发生而又过去却永不会再来的一些小小片断的哀悼吧

    这时候 大门打开了 微笑 走进来的是我的现在=)

  • 哭着看你走

    2008-08-18

    今天早上刚一起床还在迷迷登登中,就听绵羊说,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刘翔退出比赛了。然后俺一下就清醒了...电视上正在重播他当时在场内的场景,表情万分痛苦,似乎每个小小的触及脚跟的动作都带给他巨大的折磨。但是在全场中国人的欢呼呐喊之下,他还是做好准备活动站在了起跑线上。有人抢跑之后,刘翔摘下身上的号码,一瘸一拐,默默地走出了赛场。看着他有些凄凉的背影,俺实在忍不住了...

    即使自从他四年以前在雅典拿金牌以后,这四年中的所有压力都不算什么了,但是不能在自己的家门口拿冠军甚至都不能参加比赛,这该是他多大的遗憾。毕竟奥运会在中国召开这样的机会,一个田径运动员的一生,可以赶上几次...? 我想即便他四年以后在伦敦拿了金牌,这样的遗憾也会是终生的吧...

    但是,俺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哭着看他走。 

    (最新补充:那些不上网查查退赛原因就胡乱发问的人都去死... ) 

  • Song for wedding: "Real love" 

    Song for funeral: "In my life"

    N年以后再回头检视一下,看是不是改主意了呵呵...

  • 致某fairy

    2008-01-22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eventually. Keep on trying. That's all i got...
  • Into the wild

    2008-01-22

    礼拜六下午在布市看了。绵羊不断提起说想看这部,结果到最后我变成比较积极的那一个...总之,首先,极讨厌中文翻译的名字,什么“荒野生存”,听着像某过气儿美国真人秀节目一样,完全和电影或者说原著要表达的不靠谱儿。当天晚上睡觉之前躺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半天结果也没想出来一个更合适的名字,估计这中文翻译的名字也是在这种无奈中诞生的产物。

    我之前没好好看介绍或者说成心没好好看剧情介绍,就知道是个特牛逼的美国年轻人抛弃“远大前程”和要继承的万贯家财一门心思只身踏上了去阿拉斯加回归自然之路。

    我要推荐一下这个片子。但是绝对不是因为拍得有多好多好。相反,Sean Penn拍出来的这个样子实在不咋地,风光无比优美,主角一律俊秀,可惜故事被斩得七零八落,我想激动结果刚有点儿感觉上来就被镜头生生斩断,严重影响我的思绪万千...推荐的原因只有一个--这是一个非常震撼人心的完完全全真实的故事!而且因为我之前没好好看介绍的缘故,结局更是把我给震得一直到走出三条大街还没醒过闷儿来。这个绝对是一部让人在看了以后会一直思考的片子。我就忽然觉得时不时地如果不把自己的人生活得极端一些就会越来越麻木下去。这个年轻人异常勇敢地追求了他的人生理想并且最终达成了。这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有几个人能泰然说出"Don't worry, I am living like this by choice."这样的话??而且在最后他顿悟了人生真正的幸福来自于分享,只可惜...总之又总之,就单凭这个故事,这个电影一定要看。我想原著也一定会更震撼。

  • 看完了以后才知道,和蔡明亮擦肩而过。几天前他曾来过同一家影院和观众见面。遗憾。

  • Bresson,Bresson...这个名字一直就摆在那儿,我也“坚持”一直忽略这个名字。估计是因为这名字太响亮而我自青春期以来的“叛逆”心理一直没有完全褪去罢(汗)。但是一旦闸门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Bresson的原则恰恰就是我模糊中认为一张好照片该有的所有。更何况这所谓“决定性瞬间”用来形容本人当下再合适不过。

    Martine Franck, Bresson的第二任妻子,她的照片我也喜欢。

  • 竟然...死了

    2007-07-30

    早上打开iGoogle的时候,发现新闻中有一条说是Ingmar Bergman死了。再伟大的导演,也会死掉。
  • 一路向南

    2007-07-30

    同样的站台,还是会纳闷儿,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人要向南。多了个笔记本,窝在车厢一角,也没思考很久,就决定还是再看一遍before sunset来打发这后面的几个小时吧...嗯,再看一遍...半截的时候,从边境站上来一个抖得很猛还提着大包的老大爷,坐在了我旁边的空座位上,于是只好把内急一hold再hold...在火车上看这个倒还是头一回,戴着耳机子时不时微笑或者皱眉头旁边的老大爷好像抖得更猛了...这个时候怎么会想到17个小时后又看了一遍...

    总之,我还真是喜欢坐火车啊。

  • 检讨如下

    2007-07-18

    我妈来荷兰找我玩了,每天陪着她到处乱转,这一个月要重新过回那种总有一个人在你身边问寒问暖企图全权介入你生活的生活了呵呵呵...想来好像已经太习惯一个人过了,被子不叠,衣服乱丢,穿一件大褂子就在屋里飘来飘去,想出门就出门想吃饭就吃饭想看电影就没白天没黑夜地看上它三大部...我半开玩笑跟我妈说,以后回北京我要是说搬出去住你可不要伤心哦~

    不过今天还跟我妈一块儿看了一个电影《爱情的牙齿》。这名字我不喜欢,演员导演也都一个没听说过,不过电影本身还不错,反正我的标准就是有好故事...何况还是讲北京的事儿。我看着看着就老不断问我妈,哎这个你们那会儿是这样儿么?我妈倒也没让我给问腻歪了呵呵,还看得挺有兴致。

    终于切入正题...因为陪我妈玩顺便自己也不拾闲地玩所以这几个礼拜就总也懒得上来更新呵呵。但是flickr那个问题就真的是我再怎么检讨也没用了,我党英明伟大,以此法不断激励人民在软件开发领域再接再厉勇攀新高,我怎能如此不识好歹...?

  • 中午的时候天阴阴的,下午五点从体育馆打完乒乓球出来,就变成大晴天了。晚上坐在电脑前,没一会儿天变橙黄了,就像北京初夏沙尘暴和阵雨一起来时的样子。现在,呆站在14楼的窗前出神,看与北京无二致的巨大的紫色闪电亮彻整个夜空,听低调的雷声和楼道里荷兰人极具娱乐性质的高调欢呼,伴随着每一次闪电..(汗...)anyway,没怎么想家,倒是觉得,这个世界说小还真的是很小。
  • Paris 070516-21

    2007-05-22

    回来的路上,car-pooling的法国司机放了张CD,我在后排座上昏昏欲睡,忽然间觉得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弹起,问他这是不是Nivrana?他说,是。我又问,是Unplugged in New York?他说,是。显然很惊讶。其实我自己也惊讶了半天。上一次听这张CD,确切地说,是磁带,的时候,竟然已经是十年前了。惊讶于,我竟然也可以说出含有‘十年前’这种时间状语的句子了...呵呵,十四岁的我怎么也想不到十年后再听这些曲子竟然会是在此情此境下吧。
  • NL 070512
  • Tatoo Clover

    2007-04-11

  • "To be Irish is to know that in the end the world will break your heart."

        -- Daniel Patrick Moynihan